首页 > 青蛙养殖 > 文章

惊艳千年的宋画(转载)

2019-06-10 来源:本站

惊艳千年的宋画(转载)

      ▲南宋马远《白蔷薇图》  两宋时期,对文人来说应该是“最好的时代”。 宋朝历代帝王均热衷于文艺事业,他们开创的“院画style”,至今仍在影响着中国画的审美。 尤其那位“输了帝国却赢了美”的宋徽宗,将自己独特的美学深深烙印在了宋朝的时代脉络中,稳坐“艺术皇帝”的宝座,虽历千年而不动摇。     ▲宋徽宗《梅花绣眼图》  话说回来,从北宋画院到南宋画院,其风格演变历经多方面的因素。 南宋画院的留白是中国绘画史上非常惊人的成就。

画得很少的前提,是必须画得非常精准。

以精准的几条线去启发你无穷的想像力、去感染你无边无际的情愫,这样的绘画,当得起“品质”二字。

  开创一种风格必有极强的自信,南宋画院的画家们用纤细的画笔,画出了坚守,画出了时代精神,也画出了对美的不妥协。   ◆从汴梁到临安,路有多长?  800多年前,在浙江杭州望江门一带,有座令后人遐思无限的画院——南宋画院。

  南宋画院存在100多年,有姓名可考的画家有120多人,佳作如云。

这些作品,历经天灾人祸,大凡留存下来的,都被各大博物馆争相收藏。

其实,北京、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只是一部分,还有很多散落到了世界各地。

    ▲南宋画院吴炳《出水芙蓉》  如果你有幸见到它们,请端详。

也许你会奇怪,有的画上,竟盖上了一百多枚大小钤印,那是一代代后人在说:我看过了,我看过了,我看过了……看过,受过启发,得到充实。

它们的流传,是人类珍贵记忆的延续。

这些画,成了储存历史记忆的场所。

  1126年,金兵攻下北宋首都汴梁(今开封)。 次年三月,将汴梁城搜掠一空后,押着徽、钦二帝和宗室、后妃、技艺工匠等数千人,携文籍舆图、宝器法物等北返。 这支凄凄哀哀的队伍中,有一名60多岁的画家,叫李唐。     ▲南宋李唐《万壑松风图》    ▲局部  队伍行出不远,就有小道消息隐秘传播:宋徽宗第九子康王赵构已经南渡,意欲在南方建立朝廷。

李唐听说后,冒死逃出金营,向着南方直奔。   这天行到太行山,只见深山茫茫。 李唐只顾赶路,不觉天色已晚,正想寻个落脚处,不料,呵斥声从天而降,山坡上杀下一伙强盗来。   强盗们将他团团围住,李唐惊恐万状,只是死死抱住行囊,不敢多嘴。 强盗见此情景,料想行囊中必有财宝,一把夺来,翻检数遍,却落得一脸茫然——行囊里只见颜料画笔,别无他物。 强盗之一名萧照,本是喜画之人,被乱世裹挟进山寨,此刻心中生疑,便问其姓甚名谁,方知眼前老头即是他平素极为倾慕的画者李唐。

这一来,萧照管不得同伙的惊异,对着李唐纳头便拜。

    ▲南宋李唐《虎溪三笑图》台北故宫藏    ▲局部  李唐名气有这么大吗?当然,他三十多岁就小有名气了。

大出名弄得天下皆知则是48岁。 那年他赴开封参加皇家举办的画院考试。 原来画院考试考的都是写实功夫,抱来一只孔雀或一只鹅,谁画得最像谁就是第一名。

但宋徽宗要将绘画从“技巧”带到“意境”。

他亲自出的考题竟然是“诗句”,什么“野水无人渡,孤舟尽日横”、“看花归去马蹄香”。

  李唐去考的这一年,试题是“竹锁桥边卖酒家”。

参加考试的人大多在“酒家”下工夫,只有李唐画小溪桥畔的竹林深处,斜挑出一幅酒帘,深得“锁”意。 宋徽宗爱其构思,亲手圈点为第一名,李唐遂成为北宋画院的专职画家。

    ▲南宋李唐《炙艾图》    ▲局部一    ▲局部二    ▲局部三  却说李唐感激萧照的救护,便真心收他为徒,萧照告别太行山,一路随着师傅南来。

长路迢迢,师徒俩赶到临安(今杭州),只见青山隐隐、烟云漠漠,好不凄楚。 歇下脚来,无以为生,师徒俩靠买画为生。

李唐的画,承载着北宋画院的所有精华,对崇山峻岭的描绘出神入化,但南方人并不习惯那种“神惊目眩”的威压之感,画作的销路并不好。

而面对水清石润的南方景色,李唐的笔与他的心境一样无所适从。 他很苦闷,写诗道:雪里烟村雨里滩,看之容易作之难。

早知不入时人眼,多买胭脂画牡丹。

    ▲李唐《采薇图》局部  终于,20年后,在离皇宫不远的望江门,又建起了南宋画院。 北宋灭亡时,赵构已是21岁的青年,当然对北宋画院的辉煌有记忆。

所以一旦安定下来,就着手恢复画院。

一天,一张水墨苍劲的画引起了太尉邵宏渊的注意,他仔细辨认,惊呼:“这是李待诏的画,李唐在临安。

”即向宋高宗赵构禀告。

  北宋汴梁城里,李唐初见赵构时,赵构还是个孩子。

而此时,临安城里的见面,一个已是两鬓斑白的老者,一个已是四十岁的皇帝。 从北宋画院到南宋画院,路到底有多长?两人都不胜唏嘘……此后,君臣俩关系一直非常密切。

  80多岁的李唐,画风竟然一变再变。 他的画笔下,墨,湿润了;水,逶迤了;山妩媚起来,树疏朗起来,画幅愈来愈窄长,用笔愈来愈简练,老头子竟然婉约起来。   而此时,他徒弟萧照也已成为一代名家。

萧照以做强盗的勇气,在《山腰楼观记》中,将北宋堂堂正正占据画面中心的大山,推到了画面的一侧,为后来马远的“马一角”、夏珪的“夏半边”留出了发挥的位置。

这天,孤山凉堂初建成,宋高宗要来游玩,但凉堂的四面墙壁还是一片素白。 怎么办?请萧照。 这时候的萧照,画楼阁寺院的壁画已经名满杭城。

    ▲南宋萧照《山腰楼观图轴》绢本水墨画纵厘米横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可是一夜画高两丈的四幅壁画?玩笑开大了吧?萧照说,给我四斗酒吧。

当夜,萧照来到凉堂,每敲一更,饮酒一斗,酒入豪肠,化成笔下汪洋浩瀚。 如此尽一斗则一堵已成。

次日凌晨,四壁画满,萧照也已酣醉。 高宗来了,浏览壁画再三赞赏,宣赐金帛。   南宋一百四十余年中,所有的山水画,竟全是李唐派系。 其实,何止南宋,此后,山水画几乎成了国画的代名词。   (文章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关注微信公众号琴棋书画APP,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