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青蛙养殖 > 文章

贸易战,1978年后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2019-06-10 来源:本站

贸易战,1978年后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贸易战有可能是1978年改革开放之后最重要的历史事件。

  人类社会在经历了蒸汽机、电气、信息技术三次工业革命之后,正在步入以人工智能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这是大的时代背景,有革命,就有国际秩序的更迭。   2018年,是新时代的第一年。 数据显示,过去五年中国占全球经济规模比重从11%上升到15%。

按照GDP增速,中国将在2027年取代美国,成为全球GDP第一。

  此时,十九大报告、“中国制造2025”、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描绘了中国未来的宏伟蓝图。

美国班农指出:中国是政治的威权主义,经济上的国家资本主义,贸易上的重商主义,国际关系上的新扩张主义。

  新冷战思维来袭,不只是出自对手的情绪冲动,挑起贸易战更有其理性所在。

  PK  有诗云: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中美贸易争端起始于2018年3月。

7月6日,中美贸易战进入高潮。   我官方表态,中方绝不打第一枪,绝对不给其他国家任何口实。

但为了捍卫国家核心利益和人民群众利益,中国不得不作出必要反击。   如何反击?  中方的反制措施如下:7月6日,海关总署表态,中国加征关税措施已于北京时间6日12:01开始正式实施。 美国于当地时间7月6日00:01(北京时间6日12:01)起对第一批清单上818个类别、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

作为反击,中国也于同日对同等规模的美国产品加征25%的进口关税。   反击的规模如何?——同等规模+同等力度。   你出我跟。

美方对中方500亿美元商品加征关税,7月6日先干约340亿美元;中方反击也是340亿美元。

美国设定的税率是25%,中方也是25%税率。   反击的方式如何?——数量型+质量型结合。   美方宣称将对额外约5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征税。

我方表态采取包括数量型工具和质量型工具在内的综合举措。

  美国表面上空前强势,是一贯的作风,是实力的流露,但背后是对国际规则的蔑视,对中国快速崛起的焦虑。

美方的漫天要价,又透露一份非理性,试图摧毁中国经济。   中国的发展不会总一帆风顺,高质量发展、一带一路战略、全球命运共同体……必然要经历各种风险和挑战。

  不会不来,只会迟到。

  底牌  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获得了“铁锈州”工人投票成功逆袭,东部的华尔街和西部的硅谷是反对他的。

他的上台,是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和自由主义的胜利。

上任后,特朗普开启一系列反常措施:签署税改法案、加快加息节奏、收紧移民政策、对中日欧全面开打贸易战等。

具体如下:    央行党委书记郭树清代表官方的回应是:我国经济有较强的承受力。

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应对各种困难和风险方面具有明显的制度优势。 但是,这与所谓“国家资本主义”毫无关系。

我国在履行加入世贸组织承诺、遵守自由贸易规则方面堪称模范。   重振美国,重振制造业,迫使中国进一步对美开放市场,遏制中国复兴,是特朗普的诉求。 “让美国再强大”最直接的做法就是对外提高关税,对内大幅减税。

  美国自身的情况是:高科技和资本市场发达并领先全球,美元霸权,美国低储蓄过度消费模式。

  中国的问题是:部分领域开放度不够、进口关税较高、政府补贴国企对幼稚产业过度保护。   钢铝可能只是一个幌子,在高科技领域遏制中国的崛起是贸易战的最终目的。

美国对我国加征关税的领域不是中国的比较优势——中低端制造,而是中国制造2025所提及的高科技产业(芯片、航空、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   “亡”我之心显而易见。   我们不注重从意识形态、文化文明、价值观等差异来分析。

中美贸易摩擦具有长期性和日益严峻性。

从经济层面来看,举两点:  1、经济发展阶段。 广场协议签订前,日本GDP占美比重接近40%;中国当前GDP占美比约60%。   2、新经济和科技。

从流行的独角兽数量对比,美国和中国占了超七成以上的企业,美国118家占%;中国62家占%;排名第三和第四为英国和印度分别有13家和9家。 中国加大研发支出,占GDP比重与美国的差距在缩小。

  以战止战,以打促和  朋友搞的多多的,敌人搞的少少的。 这是我党的一条智慧。

例如:  6月26日,中国下调亚太进口协定税率,大豆零关税。

  6月29日,中国发布了新的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共在22个领域推出开放措施,基本完全放开制造业的投资限制,2021年取消金融领域所有外资股比限制。

  可见,中国正联合欧盟、东盟、南美、非洲以及“一带一路”国家,寻求国际空间,避免贸易战升级扩大。

  郭树清声称:由于新兴市场经济体能够高效率低成本生产海量产品,过去20多年里,美国、欧洲不再受通胀折磨,而且能够较快地从严重的金融危机中复苏。

也是由于这个原因,发达国家跨国公司利润不断翻番。 它们在中国有庞大的商业存在,销售额数以万亿美元计。   贸易战一旦开打,注定两败具伤。 最根本的要提炼基本功:金融去杠杆、供给侧改革、扩大开放、提高核心科技水平。

短期策略上,是数量型和质量型根据回击美方,促使其回到谈判桌上。

为去杠杆、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转型高质量赢得时间、赢得空间,发展做好持久战的准备,不排除后续扩大到金融战、经济战、资源战、地缘战等。   另外,老办法不能丢:韬光养晦,有所作为。

警惕国内存在一些过度自大的思潮。

特朗普本人的核心是商人总统,善于谈判和筹码,需要抓住这个特点。   债券市场  上半年,境外资金净流入股票市场1313亿元,境外机构投资者净买入中国政府债3089亿元。 信用债市场略有波动,但违约率远低于国际市场平均水平,总体风险完全可控。

  贸易战短期利好债市。

短期来看,资本市场的风险偏好将大幅下行。 从近期股票市场的走向可见,风险偏好出现下行。 债市方面来看,收益率下行幅度较快。

短期内,贸易战对经济增长前景有不同程度的扰动,扭曲两国货币政策预期。   长期来看,中美贸易战风险对两国长端国债收益率的影响方向向下。 中美之间的贸易失衡现象,是全球产业链分工的必然结果和集中体现,但是中国庞大的加工产能亦在多个行业服务于美国企业的全球生产布局,短期内产能难以转移回美国本土。 目前看,货币政策边际上的宽松可能继续维持。